他分析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简介 >
他分析
* 来源 :http://www.tkxervon.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5-22 08:19

在赵弘看来,此类谣言还存在深层次的影响。“可能会影响到京津冀发展战略。”赵弘说,因为从京津冀协同发展角度来说,关键是要充分发挥三地的比较优势,对于河北来讲,它的比较优势主要有三个:空间资源丰富、要素成本资源较低、生态环境容量较大,而北京需要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需要转移功能。

张朝伟表示,今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才刚刚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目前官方信息尚未披露有关京津冀协同发展投入资金的相关信息。在当前政府简政放权的大环境下,政府部门很难直接作出所谓“京津冀协同发展投资42万亿元”的“决定”。

他表示,以全国财政收入14万亿元的规模来看,所谓“京津冀协同发展将投资42万亿元”的规模,将3倍于我国的全年财政收入规模。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赵弘表示,这样的不实言论反复传播,危害很大,浅层的危害就是对楼市、股市造成影响,比如说可能会引起股市震荡,一些操盘手可能借题发挥、恶意炒作,买进卖出当中就使得一些小股东受损。对楼市的影响则更大,楼市很难回到理性状态,而且房价一般就高不就低,房价涨上去后很难回落。

中国社科院当代城乡发展规划院副院长张朝伟也向京华时报记者透露,京津冀协同发展绝对不是只靠天量投资就可以的。协同发展应增加向周边辐射,而不能一味吸附周边优质的资本、技术与产业。同时三地产业布局重在通过政府引导形成互补,发展各自的特色产业。

“京津冀协同发展投资绝非政府单打独斗就能大包大揽的,这需要政府部门发挥财政杠杆作用,通过相对较少的财政投资,带动社会资本投资。”贾康认为,所谓的投资规模,只有确定规划、项目和时间段三大因素后才能科学测算。即应在我国确定具体规划后,由有关部门具体立项,再确定在一个具体时间段内,这些项目需要多少投资额。

“一旦河北的房价大涨,相关要素成本升高,就会减弱河北的比较优势。”赵弘说,没有了比较优势,可能就会失去产业转移的动力机制。

贾康分析,即便2008年中央政府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时的全国性政策,也只有4万亿元的综合投资计划。京津冀协同发展很难达到投资42万亿元的天量规模。财政部公布的“2014年财政收支情况”显示,当年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收入140350亿元,这也是全国财政收入的历史新高。

他告诉记者,国外也有一些小城镇成为大城市企业、政府的办公地,当地政府也明确表示,这些小城镇无非就是要素成本优势和生态环境优势,他们和中心城区合作的前提就是交通的建设,“如果河北的要素成本炒上去了,就算今后市郊铁路等交通建设起来了,可能也会减弱产业转移的动力,甚至可能对整个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国家战略造成干扰和影响。”

他分析,《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后,有关各方重点应该是通过优化资源配置和行政协调,强化区域之间的合作。同时将城市群围绕在北京周围,科学规划,不再搞重复建设和无序竞争,通过政府引导建立良好的经济环境吸引大量社会投资,进而带动区域内城市发展有自己特色的经济,最终达到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标。

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就此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媒体关于“财政部透露京津冀协同发展将投资42万亿元”的说法是误读,应是移花接木的不实报道。他认为,只有确定规划、项目和时间段三大因素后才能科学测算京津冀协同发展某个阶段的投资额。

下一篇:没有了